Dragon
  • 如有问题,可以联系网站客服QQ:2020555813
小编小编  2022-12-27 14:55 终究美好 隐藏边栏 |   抢沙发  1 

世上真的有鬼吗?真的像电影里所说的那样吗?世上没有鬼的形状,但是声音是有的,我们一般叫做“鬼”。

宇宙浩瀚,大自然包罗万象,连科学也无法说解答清楚。如外星人,麦田怪圈,北京375公交车失踪事件等等。

我说这话是真实的,它是我亲身经历的事件。

30多年前,我大爷得了高血压一直拖着没去医院。有一天突然住在医院,不足一月后就去世了。期间发生了一点不可思意的事。

他住院期间,大家都是轮流看守。我记得那天是半夜12:00,我和大娘负责看护。


因为大爷得了脑淤血,医生用了一根白绷带拴在两头床框上,目的是防止他的头来回乱动。

时间已经到了半夜了,大家都迷迷糊糊睡着了,大爷也睡着了。大娘趴在床的一边,我坐在凳子上,迷糊着了。

我醒了后去了厕所,当我回到病房时,大爷全身倦缩,口吐白沫,叫声像野兽一样,很是吓人,我是头一次看见这一幕。

我大娘一直埋怨我,生气地对我:“医生不让动!医生不让动!你这去哪儿了也不看着!”

我说不出一句话,怔在原地。病房墙上的大表长短针合并,——深夜12点钟。大娘命令我快去二姑家让她打电话叫三叔四叔来医院。

我飞奔到二姑家又转身跑向医院。煤矿医院坐落在矿区的东北方的小山下,一处开阔地,有一条水泥路通向外面,连接县级公路,公路西部是居民区域。

煤矿的居民区都是建在山顶上,高处或低凹处,高高低低,错落无序;大路都是随着山势平地而建,弯弯曲曲,或高或低。

路上十分寂静,让人害怕。此时已是半夜两点钟,路上什么也没有,甚至连一只狗也见不到。昏暗的路灯,点亮了一点生气。

天色灰濛濛,还好10米之外还能看到一些东西,给人增添一丝的胆量。

我返回医院时还没有站稳,大娘命我去叫堂弟。我二话没说就跑出了医院大门。这时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。

淡淡的月光蒙在夜色里,没劲似地洒在光滑的水泥路上,地上显出一丝亮光。一阵阴风刮来,我心头一沉,为了完成此事,我只好浑身憋住了劲儿,跑步起来。

当我在稍微喘息的时候,忽然间发现身边有两个盘子似的小漩涡来回的飘来游去。奇怪!在这个空旷的原野哪来的旋风,也没有什么大风?

小时候听大人说旋风就是鬼,鬼就是旋风。但是旋风在科学上说,它是两股对流风形成的旋转,比如说一个正面的风遇到一个在拐弯处的风,两股风流一接触,形成一个漩涡,叫旋风。有时在一个平地处也有旋风。

因为我也特意观察过,确实是这样。

这些我都没有细想,我的目标只有一个:赶快去叫堂弟,让他们快来医院,大爷看样子不行了。

这条水泥路,只有前方县级公路上有几盏路灯。有灯光就是希望。我给自己鼓着劲儿,不那么害怕了。

不能走,我的跑起来,即使现在跑得很累。因为从医院到大娘家还有过两座小山,过去后再上一个陡坡,穿过一条长长的胡同才到他家。

眼前如要穿过一处居民的胡同,到了一个低洼处,在爬上对面山坡,这样走是捷径的路,但是我害怕。我还是一个人顺着前面一个弯形大路跑起来吧。

当我爬上他们居住的居民区那块陡坡的时候,我已经大口地喘着气了。此时的两个小旋风还在身边绕来绕去。

我的面前又是一个10多米的一个窄窄的胡同。朦胧的月亮下,各家的房角,墙头、门房犬牙交错,像个地狱。

我不顾上这些了,已经是气喘吁吁,稍微停顿一下,我便咬咬牙,狠着心箭似的穿过去了。

我叫开了门走进他家里。

堂弟给我说了一件奇怪的事。他说,你没来的时候,不大工夫儿,听见院子里有人走路的脚步声,很重;忽听着院里的缸上有人拿着一块大石头砸了一下,声音很大,立刻他的小闺女从梦中惊醒,喊着:“爷爷别走!爷爷别走!”边哭边说。她刚睡着了。

大家都很奇怪。当我说明情况以后,他们也没说什么。堂弟和弟媳他俩已经到医院去了。我在他家先睡一会儿,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凌晨四点钟。

这30多年来,每想起这件事,我是记忆犹新。世界上真的有鬼吗?但是我觉得鬼并不是像影视剧所说,穿白衣长头发,那都是一种“摆设”。

现实生活中的现象,说不清楚,大自然其实也就这么回事,世上有生有死。我们活着的人这不是也在走向死亡,这事很正常。

因为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就是这个过程。虽然我们害怕死,但是人生终点也就是这样,不论遇见什么事,我们还是自己走得正,行得端。

正如人们常说的: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”人只要做好善事,不能泯了自己的良心,老天也看着。

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
×